煎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煎药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马戏好看戏台难搭

发布时间:2020-07-13 17:54:54 阅读: 来源:煎药机厂家

于晨前几天带着女儿梦梦去北京工人体育馆看了一场“马戏小丑快乐六一嘉年华”。她下手比较早,买到了两张380元的门票,对应的馆内位置是外场走道上面的台阶区域。尽管这场马戏表演从原计划的三场增加到四场,但一些等演出临近才想买票的观众,最后还是没能买到票。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北京市场上马戏演出越来越少,一年也就上演几场,自然供不应求。

现场

小狗猴子狗熊老虎轮番演

在工人体育馆的这场马戏演出持续一个半小时,小丑与动物交叉上场,一会儿是滑稽可乐的小丑表演,一会儿是精彩的动物献艺。五只经过训练的小狗打头阵,跨栏、跑圈、倒立、跳绳,萌萌的表演逗得全场频频发笑;学着人类行走的狗熊笨笨,像模像样地在双杠上翻来翻去;骑着自行车出场的猴子,蹦到了山羊身上,搭档表演独木桥上的行走。

最激动人心的时刻莫过于猛兽的登场。小丑还在和观众玩着互动游戏时,马戏场的围栏就开始架起了数米高的铁丝围栏,三个装有老虎和狮子的铁笼被推到围栏前,驯兽员拿着铁棍敲击着铁笼,发出“咣咣咣”的声响,三只老虎和两只狮子则慢悠悠地从笼中踱出。“老虎和狮子加起来有五只,场内的驯兽员只有三个人,万一动物们不听话了,可是分分钟能把人撕碎的啊!”于晨有些担心。虽然狮子和老虎看上去十分壮实,跑动起来还不时从喉咙里发出嘶吼声,可驯兽员的铁棍一指,训练有素的它们竟并排躺在了地上,左翻滚右翻滚,萌态十足,惹得全场鼓掌欢呼。

马戏听起来似乎并不陌生,但于晨回想了一下,因为北京的马戏演出比较少,自己这么多年也没有看过有狮子、老虎这些猛兽的大马戏。

相比之下,上海观众更幸运,想看马戏会方便一些。上海杂技团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经营马戏表演的国有院团,团长俞亦刚介绍说,他们全年演出约二百场左右,平均上座率九成,“不仅是上海观众喜欢看,周边江浙的观众也会专门赶到上海来看我们的马戏表演。”

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边发吉说,从全国范围来看,马戏表演都非常受欢迎。洛阳的隋唐百戏城两个月前开始演出国际大马戏,直到现在每场演出都是一票难求。在广东番禺,长隆国际大马戏已经经营了十几年,节目一再升级换代,每年的票房收入都非常高。2013年,珠海长隆国际马戏城也开始营业,并举办了首届中国国际马戏节。

幕后

从驯养到喂食是个大工程

“节目时长有一个半小时,说来也不短,但总觉得动物表演有些蜻蜓点水,没看够。”于晨和女儿离场时都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马戏看着虽然欢乐,却不是谁都有实力来进行马戏表演的。于晨看到的这场马戏是主办方集中“多国部队”的拼盘演出,临时组织在一起。要想经营一家正规的马戏团则要复杂得多,中国杂技团团长孙力力说,马戏从动物的驯养到喂食可是一项大工程。

因为马戏表演的特殊性,马戏团往往需要雄厚的资金支持。

洛阳隋唐百戏城的表演用马是从吉尔吉斯斯坦进口的名贵马匹,一匹五十万元,空运一匹马的费用也要两万元,他们所吃的草料则是专门从内蒙古草场运过来的。俞亦刚介绍,对于马戏团来说,动物喂养费用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一只老虎一天吃十公斤牛肉或二十只鸡。一些民营院团因为资金问题,只能克扣动物的口粮,因此有些马戏表演中的老虎都被饿得皮包骨头了。

此外,对动物训练、休息、表演的场地也有非常高的要求,又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比如,动物兽舍的修建应该达到一定标准,隋唐百戏城就专门为马戏团的八匹马修建了马厩,还辟出足够的场地用来训练。

仅仅资金投入还不够,动物和驯兽师之间还要花费很长时间,建立起深厚的感情,才能在表演中成为搭档。参加马戏表演的动物,尤其是一些比较凶猛的动物,驯兽师从它们一生下来就开始喂养,慢慢建立起了感情。孙力力说,有些驯兽师会一直驯养一个动物家族的几代成员,她的一位同学就干了几十年的驯虎工作,驯完了虎妈妈又驯养它的宝宝,有了这样的感情基础,才能训练出精彩的表演。(记者 牛春梅 李夏至)

延伸

马戏表演面临重重压力

据美联社报道,今年3月初,美国著名的林林兄弟与巴纳姆贝利马戏团宣布,出于动物保护方面的考虑,将在2018年逐步取消所有需要大象出场的节目。报道称,美国国内对动物保护问题越来越重视,这使得林林兄弟马戏团所属的菲尔德娱乐公司的马戏业务受到不小打击。2011年,菲尔德公司就曾被指控违反了《动物保护法》,并为此付出了27万美元的罚金。2014年,加利福尼亚奥克兰市开始禁止马戏团使用会对大象皮肤造成严重伤害的金属训练棒,洛杉矶市的训练棒禁令也会在2017年正式生效。

一位国内马戏界人士谈到这个新闻时表示,动物保护对国内马戏经营者也造成了非常大的压力,“现在做马戏,你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做多久。”他还提到,在国内办理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证明也非常困难。2010年,住建部又出台相关规定,叫停城市动物园及公园动物表演,都对国内马戏表演造成不小的影响。

四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马戏团团长表示,因为驯养证明难办,现在只有少数几家民营马戏团在艰难维持,“你没有证件就没有人敢请你去表演,而一个二三线城市的马戏团要想存活下去,必须通过巡演扩大市场,可是我们很多马戏团很难离开本地区。”俞亦刚所在的马戏团也遇到了同样问题,由于马戏巡演需办理的检疫等各种手续十分繁琐,他们也只能固定在上海演出。

边发吉认为,虐待动物的行为必须要反对,但马戏表演也不应该一棒子打死,“马戏在中国历史非常悠久,2008年已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它展现的是中国文化中人与动物互相依存、友好相处的传统。”他说,马戏表演虐待动物只是少数行为,许多驯兽师和动物的关系非常亲密,甚至比对他们的子女还要好,动物得一点小病都非常紧张。

边发吉希望,国家相关部门能从文化艺术角度对马戏表演给予一定支持,让这项在世界范围内都受欢迎的文化娱乐形式在国内也能发展得很好。

淮南定制工服

广州定做职业装

乐山职业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