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煎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黑风山上的鬼宅-(XINWEN)

发布时间:2021-09-24 14:06:18 阅读: 来源:煎药机厂家

本故事所有人名地名机构名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重合,纯属巧合,如有冒犯,还请见谅。谢谢。笔者留。

李典俞是平桥学院的一名大四的学生。平桥学院是平桥市的一所二本院校,因为平桥市在整个省里面排在了发展的第二梯队,也就是二线城市,自然而然这里的师资力量也就只能用勉勉强强来形容。而这里招收进来的学生呢,虽然说平桥学院是一所二本院校,可是由于师资力量不怎么的,它的投档线无疑成为了整个省i里面二本院校里面的投档线最低的。这样一来,再加上还有个征集志愿降20分录取,那么来到这里的学生生源也就不怎么的了。四个字形容一点都不为过。良莠不齐。

而李典俞,自然而然属于莠的那一部分。

平常的上课他向来就没有头听过,不是拿着手机策这个妹子就是扣扣策那个妹子,反正就是不见他哪节课认认真真地听过。不过大学毕竟不比高中,就算不听课老师也不会去管什么。不听就不听呗,PPT一放完,工资不还是照拿。至于没有课在寝室里面的时候呢,他要不就是坐到笔记本电脑前打打英雄联盟,要不就是抱着个手机躺在床上看小说。至于期末考试什么的,小打小闹地抄一下,做一下弊,蒙混过关,偏偏他还就没有挂科重修,学分全部到手!至于毕业论文他还是花重金请别人来代写的。大学四年,说他是来混日子混阳寿的还真不为过。他唯一的目的就是那一张毕业证了。而他,正好就是今年毕业。大学四年他唯一获得的就是把自己的眼镜度数给加深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得到。当然,身上的肥肉除外。

策划着,策划者,弄一次探险。毕竟,大学最后的时光了。自然,发起人就是李典俞。而那些跟从者,一个个也不是什么太好的,反正也就是跟李典俞差不多的那类型,混个毕业证就行了。读书?读鬼。不过这也的确是应了那句话,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叫臭味相投。

他们决定去郊外玩,时间就定在第二天。李典俞,刘铮,王云山,周科强。四个人。

在等待中时间永远都是漫长的,好不容易才来到第二天。清早就去商场采购用品,自然大部分都是吃的什么的。磨磨唧唧地到了下午两点多钟才各自准备好。大家各自准备好东西后先互相联系了一下,就来到校门口集合。目的地,自然而然就是黑风山。黑风山并不是说天天刮着黑风,而是说这座山是一个荒山,可是进去的人无一例外都受到了惊吓一样,不是死在了里面就是出来说胡话成了植物人或者是疯子。而他们几个则是自恃自己的胆子大,这才把目的地定在了这样一个地方。黑风山。

几个人只是叫出租车把他们送到了黑风山下,并没有要求上山,尽管上山还是有条比较宽的土路。至于那司机,则是如获特赦一般拿了钱赶紧跑,才不愿意在这个鬼地方多做停留。

四个人拿着打包小包的东西,就好像是要去野营一般,实际上出了李典俞以外的三个人也是这么觉得的。这样一来,三比一,李典俞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走着走着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渐渐的,夜色笼罩整个山头,大家都有些辨别不清方向。李典俞示意大家稍安勿躁,他拿出手机,想通过手机里面的软件“超级工程师”来定位现在所在的地方,以及利用里面的指南针功能找打前往山顶的方向。因为他们当初约定的目的地就是黑风山山顶。超级工程师软件还真是个神器,直接可以通过卫星测算出当前位置的东经北纬,当地海拔,方位角以及行进速度。自然,海拔这一项是没用的,不过其他的还是有用。而且就算手机没有卫星定位功能,还可以通过基站定位弄出东经北纬然后测出方位。

可是,手机拿出来后李典俞却是傻了眼。手机信号一格都没有。也就是说通过基站定位是不可能的了。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毕竟这里荒山野岭的。无奈打开GPS,可是足足定了五分钟都没有下行数据。可是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一分钟都不需要就能够成功定位的啊!而指南针功能一打开,虚拟的指针就在屏幕上疯狂乱转,找不着北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只留下众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毕竟这种情况他们还从来没有遇到过,眼前,他们可以说完全迷路了。手机没有信号,仅仅可以作为手电筒使用。不过好在来之前还是充满了电的,此刻倒也不用担心没电这样的情况。

联想起恐怖小说里面的描写,有些人已经就害怕起来。毕竟,接触过的恐怖小说或者是恐怖电影里面的桥段,电子仪器失灵就是鬼物出现的前兆。

“既然找不到方向就等于是迷路了,这样我们找找吧,看能不能找到路。”李典俞提议道。四人小组这样就像无头苍蝇一般开始在黑风山上乱转。

“看!那里有座房子!”也不知道转了多久,一个眼尖的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黑影叫道。众人顺着手指方向看去,好家伙,还真是个房子。眼见越来越晚了,众人计划着是不是要去那里对付一晚,说着便朝着那里走了过去。

隔远了没看到,近了才发现门口还有两个昏黄的灯笼散发着昏黄的光芒,只是,有些阴惨惨的。刚才可能是-建筑物的什么角啊什么的遮挡住了视线,这才没有看到这两只灯笼。借着灯笼的昏黄光线和手电筒的光芒,众人这才发觉,这原来是一处古宅。可是……灯笼还是亮的,里面有人?

李典俞怀着侥幸的心理敲了敲门,可是一片死寂。第二次敲门,第三次敲门,门内却是毫无声息。里面没人?那这昏黄的灯笼?“轰隆隆”忽然,空中沉闷一声雷响。看来这不多久就要下雨了啊。李典俞也不多想,直接推门进了去。众人便也只好跟着。

来到院子,却见院子里面一片热闹非凡,下棋的,喝酒的,散步的,好像一个宴会。那……刚才敲门怎么没人应答?李典俞有些人不解。刘铮看着这一切,也有些不可置信。看着看着却总觉得哪里不对……衣服!表情!刘铮赫然发现每个人表情都是一样木然,而且他们的衣服……像极了入殓的寿衣!

刘铮小声的把不对告诉了李典俞,可是声音明明很小,却是惹得整个院子的“人”都回过了头来。那吃人的目光看得众人心里一阵惊恐,而与此同时,身后的门却也毫无声息地关上了。

就在四人觉得不对想要逃出去时,周科强第一个跑,却是扳不开门分毫。反倒是门上面像有什么一样,只见他开门未果反倒是趴在了门上,然后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直至人皮!而后面的“人”,霎时蜂拥而至……

佛山皮肤病医院

成都医院哪家能治白癜风

北京无痛人流医院哪家专业

东莞试管婴儿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