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煎药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SP老兵再战移动互联

发布时间:2021-01-20 10:29:29 阅读: 来源:煎药机厂家

在移动互联网的淘金潮中,最活跃的仍是十年前在这个行当中铩羽而归的那批人。他们在混乱期隐遁,又在新一波浪潮中涌现。这一次,他们认为自己站在了真正的金矿上。

一群曾经在手机服务上赚了钱但最终失意离场的商人,现在又重返舞台。吸引他们的这个行业是移动互联网,几年前叫SP(服务提供商)行业。

十年前,中国能上网的手机不超过5万部,但当时SP行业的淘金公司超过5万家。伴随着泡沫的破灭,大多数公司在这个行业中消失。时过境迁,十年后的今天,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移动互联时代真的降临了。

据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里,中国移动互联网增速显著快于PC互联网。预计在2013年,中国手机网民规模达到7.21亿,超过7.16亿的PC网民规模,中国真正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政策上,移动互联网被当作战略产业写入了国家十二五规划中。

对于曾经离开的SP老兵们来说,新的机会来了。他们的判断几乎一致:移动互联网行业,中国只比美国落后一两年时间。

近日上海街头的一则“手机上网”广告。 (井韦/东方IC/图)“警察抓小偷”的时代

“目前参与移动互联网行业的人,大都是十年前起了个大早,到海边捡了贝壳的失意者。”手机大头公司董事长王秦岱自嘲说。

他指的是十年前混乱的SP时代。那时候的应用很简单,就是在手机上下载图片,听铃音,看新闻,玩一个非常简单的小游戏,这些低级的应用却引爆了一波冲动型消费,哪怕费用高得离谱,下载一张图片付一元钱,听一段铃音收取2元。

不过好景不长,由于这类服务在PC终端上是免费的,冲动型消费很快就烟消云散。

王秦岱反思说,SP作为一个中间环节,不拥有核心竞争力,图片是别人的,铃音也是别人的,游戏和天气预报是别人的。

那时候,几个人就可以做SP,而且很快就可以赚钱,于是市场很快就成为红海,最严重的时候达到五六万家公司。但全国就这么多用户,当大家不爱下铃声了,中小公司就开始违规,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让用户下载被偷偷扣钱。而由于上市后的业绩压力大,大的公司如空中网、华友世纪、TOM、掌上灵通等最后也加入违规行列。

由于SP的推广渠道和收费渠道都是运营商说了算,运营商也开始要求越来越高的分成比例。

最后,连图片、游戏和音乐等版权方也觉醒了,纷纷要求从SP公司分钱。王秦岱等人走不下去了,开始左突右冲。

王秦岱首先想到的是建立自己的渠道,比如做一个线下的小盒子,大家可以通过手机蓝牙或数据线,通过小盒子连接到华友世纪的服务器,从上面付费下载内容。由于没有做实体的经验,尝试了两年后,SP在自建渠道上的突围宣告失败。

此后,大家开始向上游突围。当时华友世纪最出名的举动便是收购音乐公司。如果占据不到市场30%-50%的市场份额,收购就没有意义。但音乐行业非常分散,用王秦岱的话说:“没法谈,我们是IT风格,他们是艺术家风格。”

2006年6月开始,信息产业部以及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开始整肃市场,出台了让用户“二次确认”后才扣除话费等具体措施。之后,SP行业进入了“警察抓小偷”的时代。

很多人选择离场,有的出国,有的转型。张鹤去了激动网做总裁,进军网络视频行业。王秦岱也把华友世纪卖给了陈天桥。

第一代SP行业中,空中网第一个上市。TOM在线面临退市的尴尬后,执行董事王雷雷转投对手空中网担任CEO,目前正主导空中网向手机游戏和网页游戏的转型。王秦岱则从头再来,2010年他出任手机大头公司董事长。

SP被整肃后的很多年里,移动互联网市场波澜不惊,诺基亚的智能手机平台塞班系统也一直增长缓慢,直到苹果iPhone智能手机平台的出现。

苹果让手机上网从一种迫不得已的行为,变成了用户的个性化享受。只不过,苹果公司的策略依然是走中高端路线,而谷歌免费开放的安卓系统却带来了更加彻底的革命。

再战移动互联

“移动互联网现在是中午十二点钟的太阳。”UC董事长俞永福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目前这个行业是典型的三高,人才、资金、竞争高度密集。

此前,俞永福是联想投资副总裁。2006年,UC的两位创始人梁捷与何小鹏想要100万美元的投资,俞永福想投资,但联想投资否决了,理由是当时中国投资界的第一集团军都对UC说“NO”。

但俞永福坚信移动互联网是未来最重要的产业,他接受邀请出任UC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后来,俞永福帮助UC找到了天使投资人雷军,先期拿到了400万元,最后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雷军后来担任了公司的名义董事长,并且创办了长城会,这个小圈子致力于打造一个全球领先的移动互联网商务平台。

UC的两位创始人都曾经在亚信工作过,而那时亚信的中国公司总裁是王秦岱,他后来创办了跟空中网齐名的在美上市的SP公司——华友世纪。

华友世纪随着SP泡沫的破灭而卖给了盛大,王秦岱蛰伏一段时间后出任了一家叫做手机大头公司的董事长。

互联网发展了十几年的内容和应用,只有不到20%能够在移动互联网上应用,因为大多数内容和应用是为PC终端准备的。而手机大头公司的定位就是将多媒体内容转移到手机上,UC的定位则是内容转移。

手机大头公司的管理层以华友世纪当年的管理人员为主,公司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卖流量。比如,用户通过手机大头的软件进入到合作方的网站,手机大头公司能收取流量费。其次是广告。

不过,王秦岱并不着急赚钱。目前他更多地是用流量去换取内容的版权。他预测,一旦杀手级应用出现,投入到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广告预算会有几何级数的增长。

SP行业的另外一个老兵张鹤,则是选择切入移动互联网的广告环节。在出任多盟(domob)总裁之前,他曾担任过掌上灵通销售副总裁、搜狐无线业务负责人,在移动领域颇有经验。

除了张鹤,多盟的创始人还包括前百度核心技术负责人齐玉杰、卓望信息技术负责人边嘉耕、139移动互联研发负责人王鹏云。多盟于2010年9月创立,在几位创始人确定创立方向时,就获得了几百万美金的投资。

智能手机上的很多应用是免费的,所以开发者的收入就要靠广告。按照张鹤的说法,应用软件的开发者都去做广告平台不现实,这就催生了第三方的广告平台。多盟就是这样的广告平台公司。

比如,某用户下载了一个媒体的手机阅读器,在这个软件里会有一些广告,这些广告按照点击次数付费,每点击一次,广告主需要支付几毛钱到几元钱不等,这些钱先进入到多盟的账户,然后多盟将70%的收入分给媒体。

只不过,目前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广告客户都基本是凤凰移动台等互联网业内客户,快速消费品等传统广告大户还没有广告投入。在美国,目前百分之八十的移动互联网广告主也是互联网公司。

张鹤开玩笑说,多盟离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广告费最近,只要有人投广告,钱一出手,他们就有收入。他和王秦岱都在等着移动互联广告爆发期的到来。

实火和虚火

这一波的移动互联网热潮已经诞生了一家上市公司,即成功在美上市的杭州斯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但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斯凯网络依然是通过运营商在收费。其最早是为山寨手机服务的,解决山寨手机用户只能玩手机预置的应用,而不能下游戏和软件等应用的难题。其跟SP的最大不同只不过是拥有一个平台。

斯凯网络能上市是因为赶上了目前新一波互联网上市热潮。事实上,这个行业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和生态链都还没有完善。

在基础设施方面,手机上网的资费和速度还不够理想。UC公司发现,每次上网资费下降一半,用户都增长一倍。而王秦岱发现,使用手机大头公司服务的用户每个月月初都会是一个高点,到月底就很低了,因为大家都害怕流量超标。而WiFi服务依然只是在大城市的咖啡馆和办公室,中国绝大多数用户依然只能享受到2.75G的手机服务。

UC董事长俞永福认为,目前移动互联网行业是虚火和实火并存。实火体现在用户量的暴增、创业者的大批涌入。虚火的理由则包括大量的资本投资背后的短期回报诉求,以及商业化依然处在初级阶段。

这个行当要挣钱,还必须解决移动支付问题。当年的SP乱象让用户对通过手机付费心有余悸。

移动互联网的支付,现在还只能通过电信运营商来完成。在俞永福看来,移动支付是移动互联网企业重要的盈利渠道,支付渠道不打通,行业发展就会陷入瓶颈。

“应该有第三方以收费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出现,只有这样才会有更好更稳定的服务。”王秦岱预测说,移动互联网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在未来一两年会出现,就跟互联网上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一样。

谈到移动互联网的盈利模式,大家普遍认为跟PC互联网没有多大区别。无非是广告、增值业务和电子商务。

张鹤认为,未来移动广告将主要在智能手机上的应用程序上展示。在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环境下,接近7成的手机用户不愿意付费使用手机应用程序,免费应用加广告成为广告主和应用开发者主要的推广方式和收入来源。

但让张鹤犯愁的是,智能手机广告平台的难点在于,每天推送的动辄上亿次的广告展示,有多少能被点击?用户是不是广告主所需要捕捉的受众人群?这些问题对多盟来说,意味着要去猜手机用户的真实需求和喜好,这显然有很高的技术门槛要去突破。

但如果等到传统互联网巨头们介入之后,张鹤等人还有机会吗?俞永福表示,移动互联网其实有很多机会是海市蜃楼,很多机会不是创业者的机会,更多是传统互联网大公司的,因为他们能以更低的成本把内容和应用转移到手机上。

而在长城会前不久举办的一次论坛上,被问及对移动互联网的看法时,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移动互联网很火,但是我还没有看清楚,需要和同事讨论讨论。”

七星彩局王安装

王中王免费版

魔灵幻想苹果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