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煎药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曾记否那消失于海角的潮水班

发布时间:2021-01-07 20:14:26 阅读: 来源:煎药机厂家

如今的溪邳小学。(福安宣传部供图)

溪邳村依山面海,是福安市溪尾镇的一个偏僻海角渔村,是“连家船民”聚居地。“上无片瓦,下无寸土”“一条破船挂破网,祖孙三代挤一舱”,这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溪邳村的真实写照。

那些年,上岸定居成为每一个连家船民的夙愿。而渔民的孩子上学主要受限于潮起潮落,一半左右时间无法按学校正常的课表上课。

林兴久在渔船上为学生补课。(福安宣传部供图)

1956年第一间教室“上岸”

“解放前,溪邳全村没有一个人识文断字,就连保长也要上岸请人做。溪邳村(当时称溪邳乡)解放初期1000多人口,均为文盲,真正是‘竹蒿当一字,人人不识丁’”。溪邳村老书记刘向禄告诉记者。

为改变溪邳文化教育落后的状况,1956年上级政府特地派一个老师,在溪邳村的第一座房子里,安排了一个小房间,办起了溪邳村历史上第一个初级小学班。从此,溪邳的孩子才走上了求学之路。

就这样,上岸读书的孩子逐年增多。上世纪80年代末,宁德地委、行署启动了“造福工程”,拉开了连家船民大规模搬迁上岸的序幕,溪邳村便是在这个大背景下迎来了新生。

晒大黄鱼的村民。

老教师林兴久:往返于教室与渔船教学

即使这样,依然有不少孩子仍受限于潮水涨退,无法按时上课。

林兴久是福安市溪尾镇溪邳小学的一名教师。1974年,林兴久成为溪邳小学一名民办教师;1981年,他考入福安师范学院;1983年毕业后回到溪邳小学任教,成为一名正式教师。

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便根据潮起潮落来安排教学,办起了“潮水班”和“渔船上的补习班”。上课不分周末或节假日,只要台风天来了或渔船靠岸了,林兴久就组织学生到校上课。

林兴久住在溪邳隔壁的临江村,往返学校的路是曲折而狭窄的乡村泥巴路,每逢给学生补习到晚上,他就只得打着手电筒回家。这样的日子,林兴久习以为常,从没有想过放弃。

当渔船靠不了岸边,孩子缺席课程,林兴久就光着脚、踩着海泥上船给他们补课。长年累月,他患上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有一次,他昏倒在教室里,被送去卫生院抢救,但病情稍微好转后,就不顾别人劝阻,毅然返回他念念不忘的三尺领地。

渔民正在修补渔网。

渔民全部上岸定居 “潮水班”成历史

自60年代开始,渔民大体上分三个批次最终于2013年全部实现上岸定居,溪邳造福新村和6个连家船民安置点新建起房屋635幢,彻底结束了渔民们“以天为盖海为庐的生活”,圆了“安居梦”。家家户户的孩子都下了渔船,每天按时走进了溪邳村。“潮水班”在新农村建设浪潮中随之消失。

值得可喜的是,溪邳村的办学条件也在不断完善,从最早的第一间教室,发展到如今的现代化教学楼。村两委不断推出支教助学措施,减免学生寄宿费,还对优秀学生实行奖励,考取大学本二、本一的学生,由村财颁发对应奖学金。溪邳村教育质量不断提高,尊师重教蔚然成风。

如今的溪邳小学虽仅有2个班级,30多个学生,3个教师,但每天上下课铃声、学生的读书声依然不时飘出校园。

任教38年,林兴久被评为了福建省“最美乡村教师”“全国模范教师”等称号。今年65岁的他,已经退离讲台。令其感到自豪的是,近十几年来,全村考上大专以上的学生达150多人。溪邳儿女学成后,有的返乡参加家乡建设,有的走南闯北融入市场经济洪流,有的在国家机关单位就职。据不完全统计,溪邳村现有大、中学生120多名,尤其是2106年考上本科的就有16名。

“潮水班”的消失固然是件好事。

若干年后,黄昏下放学回家的孩童跳着笑着,从溪邳小学校门口走出。村里的老人们斜靠在斜阳下,嘴角微扬,也许还会突然提起:“嘿,老头,你还记得吗?咱们小时候上的那个‘潮水班’……”

慢性盆腔炎的症状和治疗

重庆九龙坡牛皮癣医院去哪里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预约:在南京去哪治疗银屑病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_怎么预防白癜风反复发作呢 白癜风要怎么治疗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将王庙_南京银屑病有哪些危害

重庆牛皮癣治疗哪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