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煎药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马年春节优雅的行板

发布时间:2020-07-13 15:53:19 阅读: 来源:煎药机厂家

春节期间,广州购书中心,一家人逛书店看书过一个不一样的新年。

马年春节,清风扑面。在中央多项政策的示范效应之下,节俭过年、清廉为公的风气不仅逐渐深入人心,还在悄然改变着人们过年的心态。

从繁文缛节中脱身的公职人员得以享受悠长自在的假期,一度流连于酒肉江湖的生意人回到家里当起了“奶爸”,疲惫于高频率玩乐的小青年开始静下心来捧起书本,当起了”书虫”……一时间,大小伙伴们似乎都开始思考如何让时间慢下来,在暖阳高照的初春时节,用更多的时间陪伴身边的亲人,享受春节假期的“慢生活”。这只是社会心态变化的开始,我们期待,积极向上的公序良俗,能像初春的暖风一样吹拂岭南大地。

公务员的悠长假期

王莉铭(化名)这个春节胖了三斤,略显婴儿肥的脸蛋让她忍不住抱怨:“每逢佳节胖三斤,春天不减肥,夏天徒伤悲呀。”

王莉铭当然不是每个佳节都会胖三斤,在以往的春节,这位政府机关办公室的公务员总是一脸疲惫,哪像今年这般脸色光润。

王莉铭进入公务员队伍已经6年了,从最初的无所适从,到疲惫于觥筹交错,再到如今的轻松过年,王莉铭在官场应酬上的心态划了一个弧线。

往年,每到春节前后,便是王莉铭最繁忙的时候。她要将跟部门有关联的单位一一列表,然后一一联系,最后做好一张行程密集的团拜计划表。这之后,她就每天陪着领导去各个部门拜年,然后,就是吃饭,喝酒。

王莉铭压根不能喝酒,每次喝一杯红酒就脸红头晕。可是大多数接待时,总有人缠着让她喝上几杯。刚开始时,王莉铭坚持不喝,后来有同事提醒她,“领导的脸色不好看哦。”再到后来,王莉铭只好硬着头皮灌酒。好几次酒后回家,头晕脑胀的王莉铭闷头就睡,半夜醒来,眼角留着冷冰冰的泪痕。

饭桌上的各种讲究、禁忌,也让王莉铭倍感烦恼。比如,各位领导有什么忌口,什么菜不能点?敬酒时有领导故意逗你,不跟你喝,又该怎么说?……如此种种,让她不堪其扰。中文系硕士研究生的她,甚至不得不去地摊上买了一本《酒桌上的潜规则》回家琢磨。

“王莉铭繁复冗长的公务接待,已经让她的身体超出负荷,在2013年初的体检中,她的胃部就查出了毛病。王莉铭一度有过辞职的想法。

日日深杯酒满的场景在2013年发生了转变。中央下达了层层禁令,对公款吃喝的不良风气严厉遏止。“八项规定”出台时,王莉铭心里忍不住一阵欢乐。

马年春节,往年“热闹”的团拜、饭局,连同各种例行的购物卡、年货,全都销声匿迹了。王莉铭很开心,她每天就在办公室里安心地写材料,往年要拖半个月才完成的年终总结任务,今年一个星期就顺利完成了。

这年春节,难得清闲的王莉铭在腊月二十八就请了假,提前回了老家。她在家里待足了10天,每天陪着母亲买菜、逛街、买好看的衣裳。老家的太阳暖洋洋的,有时候,王莉铭就搬个脸盆到阳台上,慢悠悠地洗头发。这是她工作之后,最悠长的一个春节假期。

闹腾青年的安静年

25岁的吴德君在这个春节终于攒下了一笔钱。这个爱闹腾的小青年,往年春节一回老家,就不顾天昏地暗地挤到了牌桌上。

在东莞打工的吴德君是湖北荆州人,老家春节时流行请年客,家家户户轮流请前来拜年的亲戚们吃饭。在吴德君的家乡,年轻人大多走出家乡去到珠三角或长三角的繁华之地闯荡。到了年底回家,年轻人荷包鼓鼓地回到家,牌桌上的活动,就成为他们共同的兴趣。

吴德君的年轻老乡们,赚的钱不多,打牌的胆量却大。一局“斗牛”,牌桌上的钱币往往上千元,输上好几把,吴德君一个月的工资就没了。“倒不是真想打牌,可人家都在打,我不打也不好意思吧。”就这样,前两年春节时,吴德君都带着一两万元钱回家,不出半个月就输个精光。

马年春节,吴德君因为要值班,取消了回家的计划。他在女友鼓励下,每天在工厂附近湖边的绿道上慢跑,整个春节假期,吴德君坚持每天跑步,气色好了,人也瘦了,“最重要的是,口袋里的钱也留住了。”吴德君笑呵呵地说。

有不少爱闹腾的年轻人,在这个春节,似乎都变得安静起来。

29岁的马芳远离贵州到广州工作,至今也已八年有余。由于平日工作很忙,她每年过年都必定要回老家一遭,“和中学同学聚”、“与老朋友玩”、“陪南方来的人游贵州”,结果在家七天几乎都是在吃喝玩乐中度过,连父母都没陪多少时间。

马芳腊月廿九回到老家,第一眼看到卧床两周养病的妈妈整整瘦了一圈时,“整个人像电击一样”。在她印象中,母亲是家里的“壮劳力”,长年劳动结下粗实肩膀和腿脚,没想到摔了一跤就整个人“落了形”。这使得马芳第一次下定决心“过年闭关”。

“突然觉得时间很好用,不用很匆忙,每天都觉得很舒心。”今年过年,阔别老家又一年的马芳没有给老朋友、老同学们“打招呼”,没有排满的行程安排或者一个接一个的逛街、饭局、卡拉OK聚会,而是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上街买菜,看着父亲做饭,陪妈妈聊天。没有“应酬”的马芳除了与家里人一起到市里的公园晒晒太阳外,有时自己就“躲”进了房间看书。“这个春节假期,刚好看完了白先勇的《寂寞的十七岁》,感觉终于干完了一件事。”马芳说,过去就连看电影都想“快进”,现在慢下来刚开始好像有点不习惯,但慢慢却喜欢上这样的感觉。

“网上的朋友说这是一个‘素年’,但我却觉得这样宁静的春节挺好。”回到广州后的马芳已经在床头放着白先勇的《孽子》,每晚临睡前读半个小时,她归功于刚过去的“大年”。“在家陪父母不仅多了亲情的萦绕,而且更让我感到放下手机和网络,不参加各种饭局或K歌,真没什么大不了,反而多了自己的时间,很充实,也真正能休整,重新出发。”她说:“静静地享受,才是一种最简单又最实在的幸福。”

物流老板的慢生活

正月初八,何明旺在佛山的物流公司开工,和往年不同,今年的开工日少了烟雾漫天的响亮鞭炮,派发红包的人也变成了何明旺的老母亲。

“老人家这几天派红包派上瘾了,我干脆连开工利是也让给她派了。”何明旺站在一旁笑吟吟地说。湖北人何明旺在佛山开物流公司已经4年了,这是他一家三代人第一次在广东过春节。

往年,何明旺只能在除夕那天回老家,在家里待个三两天就要匆匆南下。干物流生意这行,要打交道的机关单位和企业工厂真不少。交通部门、交警部门、当地村委会、有订单的和可能有订单的企业,何明旺在春节期间都得一一拜访。早几年,他的物流生意刚刚起步,急着拓展人脉,于是赶着参加各种行业协会、地方商会,到了年底,更是他长袖善舞、推杯换盏的好时机。

2013年初,何明旺当上了爸爸,可一个月到头,何明旺在家里也待不了几天,总得忙着去拉业务。妻子卫虹体贴他,将换尿布、冲奶粉等一应杂事全部包了。有时候,醉醺醺的何明旺大半夜回到家里,看见安睡的妻子和儿子,心里既温暖又满是歉意。

这年9月,何明旺在佛山的新家装修好了,他要把在湖北恩施大山里的父母接到佛山来,一家三代人在新家里过个团圆年。但他担心陪不了家人。

何明旺说,让他意外的是,请一些当地领导吃饭越来越难了。有的推说没时间,有的直接告诉他,“现在管得严,影响不好”。

何明旺从新闻里也能看到,中央有关部门三令五申,领导干部不得接受地方宴请和送礼。但他和同行们还是私下猜疑,真的管得严了吗?真的不能送礼了?何明旺说,后来,还是有物流公司老板托人办事,要给某位领导送礼,结果对方直接回绝说:“你别害我啦!”

到了春节前,何明旺认识的一些地方官员和大企业领导,一概不参加私下的宴请活动,地方商会每年例行的团拜会,也被领导们委婉拒绝了。

何明旺彻底打消了春节应酬的想法,索性给自己放个长假。他的父母在春节前如期而至,无事一身轻的何明旺回归家庭,当起了“奶爸”和儿子的角色。大年初四那天,何明旺搀着老父母,卫虹怀抱着儿子,在西樵山悠长的绿道看沿途的山林野趣。何明旺似乎第一次发现,初春的岭南是如此之美。(记者 李书龙 谢苗枫)

新乡职业装订做

酒泉西服订制

金州职业装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