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煎药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马吉德阿米尔埃及不需要民主爱好者

发布时间:2020-07-13 15:09:40 阅读: 来源:煎药机厂家

马吉德•阿米尔,埃及驻华大使。

今年1月,埃及新宪法草案顺利通过公投,这个历时三年剧烈动荡的文明古国迎来了政治过渡进程的新阶段。

但关于埃及未来的疑问并未消失:穆兄会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后,支持者与反对者及军方警方之间的对峙冲突不断;埃及军方领导人塞西2月时宣布参选稍后举行的总统选举,令外界担心埃及重归“军统”……

“埃及那边比中国这里(新年)还热闹。”2月5日,农历新年大年初六,去年9月抵京履新的埃及驻华大使马吉德•阿米尔先生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笑着谈及现在的埃及局势。

他回应了外界对埃及今后走向的一些看法。“三四月份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将是埃及跨越过渡期最重要的一步,也将为埃及由动荡过渡阶段回归稳定法制阶段的分水岭——而最重要的是避免过去几年间的可怕错误,将国家交由专业人士来治理。”阿米尔大使对未来抱有谨慎的乐观,“民主不仅是一纸选票,还有宪法保障、三权制衡、民众民主意识的觉醒——埃及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埃及。”

★先驱语录

★经历三年剧烈动荡,埃及最需要的是“有经验的、专业的人,而不是爱好者、业余人士”。这不仅是我作为大使的个人看法,而且是埃及街头巷尾老百姓的真实心声。

★塞西的强劲势头却已经引起了大批外国媒体的恐慌,担心埃及“重返军队强人控制国家”的局面……其实,不仅是外国媒体,埃及国内也在争论不休,但民主并非以总统的出身来判断……民主是一套完善体制的保障……在埃及,想独裁已经没有那么容易了。

★埃及并不排斥“政治伊斯兰”,而是反对暴力的、恐怖的方式。

★频繁的“政治革命”已经让民众感到厌倦,现在埃及需要的是一场“经济革命”。目前政府的工作重心也正是如此。

★埃及恢复经济面临的巨大困境是恐怖主义的抬头。

★中国一直以来对埃及的内政问题都保持着理解的态度,长期奉行“中国支持埃及人民的意愿和选择,反对任何外部力量对埃及内政的干涉,并将发展与埃及的关系作为中国的战略选择”,这些立场对动荡中的埃及来说十分珍贵。

★中国新一届领导人提出的“复兴丝绸之路”让人尤其兴奋。历史上连接亚非欧国家的这条漫长而艰辛的道路曾经发挥了重要的历史作用,而埃及正是丝绸之路上最古老的国家……而这一概念正是我们现代的埃及人和中国人应该发扬光大的。

“民主不能以总统的出身来判断”

个子高高的阿米尔大使,越发显得瘦,看上去颇具政治家的嶙峋风骨。去年9月,《国际先驱导报》 记者也曾采访过大使先生。他深灰色西装里常常套着一件高领衫,戴着厚厚的圆眼镜,笑起来更像个和善的学者。

对他来说,埃及新宪法草案的高票通过可算新政府斩获大捷。分析人士认为,自去年7月3日军方默许民众游行推翻票选总统穆尔西政权后,这是首次以全民公决的方式对新过渡政府的工作进行评判——尽管各个国家早已公开或低调对新政府表示支持,但未经民众投票的过渡政府总有些名不正言不顺,此次宪法草案的高支持率,为下一步的总统选举、议会选举、结束过渡期,埃及重归正常生活打下了法理的基础。

《国际先驱导报》:宪法草案通过后,埃及即将迎来总统大选。现在的埃及,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总统?

马吉德•阿米尔:对于过渡期的埃及,预计今年三四月份举行的总统大选将是至关重要的转折点,总统大选以及其后的议会选举顺利完成,埃及终将回归宪法体制下的正常生活。

经历三年剧烈动荡,埃及最需要的是“有经验的、专业的人,而不是爱好者、业余人士”。这不仅是我作为大使的个人看法,而且是埃及街头巷尾老百姓的真实心声。治国不是儿戏,特别是那些在外交、内政等领域有专业知识和专业经验的人,才能够对埃及局势、周边局势甚至国际问题有敏锐的洞察和犀利的判断。我认为,最近这两年的政治反复,正是由于各个领域充斥了“业余爱好者”。

埃及选民当然也会感到困惑,因为“有经验的人”必然来自于前政权,人们似乎就只能在“前朝余党”和“业余人士”之间做选择。但这正是参与民主的人们必然经历的一个理智选择的过程,并非所有前政权的人都是罪犯,要以法律为依据来评判一个候选人的资格,而不能一棒打死。

Q:自去年7月3日,在百万人游行及军方的支持下,前总统穆尔西被迫下台,埃及军方领导人塞西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官媒、社交媒体甚至街头老百姓都开始为塞西上台造势,称他是“纳赛尔之后,埃及又一个伟大的政治领袖”、“埃及正需要这样的果敢”。塞西也终于在2月宣布参选。有人担心这会令埃及重归独裁的“军统”时代,您怎么看?

A:半年多的临时政府管理期间,(塞西)确实显示了成熟的政治作风。目前候选人的大门刚刚打开,还很难预测结果,但随着总统候选人登记的开始,一定还会有闪亮的竞争者出现,这才是民主竞选的魅力,不到最后一刻你不会知道结果。

你们注意到塞西的强劲势头已经引起了大批外国媒体的恐慌,担心埃及“重返军队强人控制国家”的局面,从纳赛尔到萨达特再到穆巴拉克,2011年动荡的起因正是为了终结这种“强人治国”、“军统”的局面。其实,不仅是外国媒体,埃及国内也在争论不休,但民主并非以总统的出身来判断,也并不简单就是选民手中的一张选票,民主是一套完善体制的保障。宪法之所以在大选前出台并进行公投,就是为了保证全面和不偏向任何党派;民众在3年内推翻了两届政府,已经具备了警醒的民主意识,为监督打下了基础;司法系统也在几年间展示了独立性——在埃及,想独裁已经没有那么容易了。

“经济革命”才是正经事

Q:埃及政府目前的工作重点是什么?A:我非常认同一种观点,即频繁的“政治革命”已经让民众感到厌倦,现在埃及需要的是一场“经济革命”。目前政府的工作重心也正是如此。2013年6月以来,埃及已经在主权信用评级中连升两级,证实埃及经济能力正在迅速好转,相关的经济部门也在吸引外资方面蓄势待发。

Q:近期颁布的第二轮经济刺激方案引发世界关注,其重点是什么?

A:刚刚颁布的第二轮经济刺激方案,本周一又将总额度调至49亿美元,将重点攻克受影响最大的领域、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大型项目。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工程将是苏伊士运河两岸的修缮与开发,将投入20亿埃镑(1埃镑约合0.86元人民币)将其从一个简单的运输河道转变为国际性商圈,并以此提供大量的工作机会;其中还将有12亿埃镑投入社会保障。教师队伍的培养是重中之重,还将关注低收入人群的服务和保障项目;10亿埃镑用来调整经济部门结构以及广播电视联合会的改善等。

2013年,政府承诺政府部门和公职人员最低工资升至每月1200埃镑,已经从今年1月开始实施。

Q:恢复经济最大的困难是什么?A:其中面临的巨大困境是恐怖主义的抬头。这并不是埃及一个国家独自面临的问题,而是一个地区性甚至国际性的普遍问题,现在亟需国际合作共同解决。

穆兄会的前途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这将交由法律来处理,埃及现在已经走向了法制国家,有法律来裁定和保护。埃及并不排斥“政治伊斯兰”,而是反对暴力的、恐怖的方式。经历了3年的动荡,现在人心思定,经济发展是要务,破坏埃及回归稳定的恐怖行为无论如何是不能被原谅的。

愿与中国携手复兴“丝绸之路”

Q:近半年来,埃中关系取得哪些进展?A:各个方面的交往都正在向着未来稳步前进,对于我们使馆来说,也是十分忙碌的半年。去年11月埃及外长法赫米访问中国很成功,此前也有多批不同级别的政治及学术界代表团前往中国,其主要目的就是详细的阐释埃及的现状并与中国这个极度重要的国家沟通立场。

中国一直以来对埃及的内政问题都保持着理解的态度,长期奉行“中国支持埃及人民的意愿和选择,反对任何外部力量对埃及内政的干涉,并将发展与埃及的关系作为中国的战略选择”,这些立场对动荡中的埃及来说十分珍贵。友好的埃及也一直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特别是对中国政府国际反恐工作的坚定支持。

在埃及外长访华之后,中国解除了对埃及的旅游禁令,仅2014年春节假期期间就有三千多名中国游客赴埃旅行,而埃及旅游部也为下一个阶段制定了详细的计划,为增强对中国市场的吸引力打好基础。

双边经济合作在过去半年间也斩获了大批合同。去年12月,世界第三大玻璃纤维厂“巨石公司”(中国巨石集团有限公司)在埃及苏伊士工业园区建立了生产厂,2.3亿美元的投资总额,将从埃及辐射整个欧洲市场;中石化也在2014年1月宣布在埃及西部沙漠的一个油田开设石油勘探平台;此外,在埃及市场占有率本就不低的华为又开启了2014年业务拓展的步伐,以开罗为总部建立新的业务中心,并将覆盖中东和非洲地区市场。

以上这些只是传统业务的扩展,埃中两国还在一些新领域开启了业务合作机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在交通和空间领域。埃及交通部长预计今年将访问中国,签署一系列项目合同,包括建设开罗与亚历山大之间的高速铁路。埃及的铁路系统已经非常老旧,中国大有可为;空间领域方面,中国近些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埃及十分迫切地希望能够利用中国的技术和经验在空间科学领域实现一些突破。

Q:新一届中国领导集体去年上任,之后有哪些举措和思路令您印象深刻?

A:中国新一届领导人提出的“复兴丝绸之路”让人尤其兴奋。历史上连接亚非欧国家的这条漫长而艰辛的道路曾经发挥了重要的历史作用,而埃及正是丝绸之路上最古老的国家,仅法老时期女王对丝绸制品的使用和酷爱就足可证明几千年前中国与埃及贸易的繁盛与辉煌。甚至可以说,埃及与中国正是这丝绸之路的起点与终点。而这一概念正是我们现代的埃及人和中国人应该发扬光大的。

除了经济方面的交往,建立两国间的“文化丝绸之路”更是我本人兴趣所在。去年10月埃及文化中心在北京落成,今年还将在4月举行一系列的文化交流活动。

在梳理中国各大媒体的“年终稿”时,“经济外交”这一概念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尽管中国多年以来都坚定地奉行这种务实而平等的外交政策,但作为一个成型理念在年度之交提出来,仍是对世界再次重申了中国在外交中的务实态度,纵观这些年中国在经济上的迅速发展以及全面实力的提升,就能理解这是条正确而有利的道路。

而这对困境中的埃及来说,更是莫大的激励和支持。中国几年前启动的“高铁外交”以先进技术为背景和依托,已经促成了中国与许多亚洲甚至欧洲国家的合作协议,埃及十分希望能够与中国在这一领域尽快开展合作。经济外交,正是对中国外交成功的一种具有时代感的深刻解读。

采访结束,《国际先驱导报》 记者感慨说埃及国内仍未彻底摆脱动荡,中埃关系在埃及的转折点上又开启了千头万绪的新篇,“2014年将是忙碌的一年啊”。阿米尔大使听后大笑,忙碌?“我已经习惯脚不点地的生活了”,其后,他又强调道:“一定会是忙碌的一年。我们使馆忙是好事儿啊,说明两国关系密切啊!”(记者 蔺妍)

钟祥定做工作服

普洱职业装设计

张掖西装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