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煎药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领导子女被举报伪造档案拿事业编制上级调查无果

发布时间:2020-03-04 04:52:28 阅读: 来源:煎药机厂家

领导子女被举报伪造档案拿事业编制

上级多次派人调查最后都无结果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今年上半年,有网帖举报称,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6名县级领导干部为子女伪造在外地工作的档案,之后将其调动回江永县行政或事业单位工作,以此规避本应该参加的统一招考。聂嫔是被举报的官员子女之一。

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被举报的官员子女大多是在近三年进入行政或事业单位,且此前没有参加现单位对应岗位的省、市、县统一招考。他们进入现单位,大多是通过工作调动。

江永县委某核心部门一位不愿公开身份的人士告诉记者,网帖所提及的现象在2007年前后开始出现,湖南省及永州市曾多次派人进行调查,但最后都没有结果。

对于“伪造在外地工作档案”的说法,记者尚未证实。截至发稿,多数官员及其亲属没有就被举报者进入行政或事业单位的时间、渠道、编制等问题作出回应。

不愿详谈的外地任职经历

这则发表于今年3月的网帖,列举了6名在职县领导及其亲属的姓名。其中称,聂嫔从湖南省回龙圩管理区农业局调入江永县生态能源局,但原单位工作经历是虚假的。

记者证实,聂嫔是县政府副调研员聂昌禹之女。江永县委办公室2013年6月印发的干部通讯录显示,聂嫔目前系县生态能源局办公室主任。

11月11日下午,记者在该局办公室见到了聂嫔。这名瑶族女生参加工作的时间并不长,2005年,她从江永一中毕业,随后考入湖南长沙环境保护职业技术学院。

“大概是2008年,聂嫔在江永县环保局实习了一段时间。2010年前后,她开始参加公务员考试。”一名接近聂嫔家长的当地官员告诉记者,聂嫔曾参加过公务员考试,但没有被录取。

这名官员称合肥牛皮癣公立医院,印象中聂嫔没有在回龙圩管理区农业局工作过。在回龙圩管理区,农业局及邻近办公室的多名工作人员也对记者否认聂嫔曾在此工作。

对于原单位是否为回龙圩管理区农业局的问题,聂嫔没有作出回应。

同在举报名单中的黄昊,比聂嫔年长一些。江永县卫生局多位人士证实,黄昊2003年毕业于湘潭农业学校,大约2010年8月起在县卫生局下辖的卫生监督所工作过一段时间,“他不是考进去的,而是临时的聘用人员。”

记者注意到,黄昊的母亲黎锦秀,从2002年起担任江永县副县长,分管的工作领域包括卫生系统。

网帖中,黄昊被指从“省农科院一事业单位”安排进江永县民政局。对此,黄昊以无法核实记者身份为由,不接受采访。黎锦秀在受访时则表示,黄昊大学毕业后在很多地方工作过。

江永县民政局另一名被举报的官员亲属是李道乾。据悉,李道乾是县委正处级干部李太福的侄儿,而非网帖所称的李太福之子。

对于网帖提及他由“回龙圩管理区社保中心”调入的说法,李道乾告诉记者,他于2007年至2012年在该区工作,“负责人社这一方面,就是保险之类的。”

不过,当记者表示希望其说出社保中心几位同事的名字,李道乾随即称电话“没声音”。

此前,回龙圩管理区社保中心多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不认识李道乾”。李道乾现单位的一位同事则称,聊天时李道乾曾透露回龙圩的经历是虚假的。

记者从江永县多位干部处获悉,除了一些人员从外地调回本县,还有部分官员子女的仕途是从江永县其他单位开始的,一两年后,再被调进行政或事业单位。这其中,包括县人大正处级干部唐涌之子唐昊、县纪委原副书记蒋事勇之子蒋琨。

“我在民爆公司工作了有两年多。”唐昊告诉记者,2008年,他通过考试进入永州市民用爆破器材江永分公司,负责仓务管理,“这是物资办下面管理的一个公司。”

多位知情人则透露,蒋琨曾经在江永县新华书店工作了一段时间,2012年正式通过新华书店的全省统一招考。

被调入行政或事业单位

唐昊向记者确认,2010年,他从“物资办下面经管”的民爆公司调到了江永县物资办。他承认自己当时没有参加招考。

2012年4月,唐昊进入县物资办两年后,在县委办公室印发的干部通讯录中,他的职务是“办公室主任”。

蒋琨则在2013年进入江永县发改委重点办工作。发改委一位副主任称,蒋琨目前是一名会计。

记者注意到,2010年至2013年,上述被举报的县领导子女陆续进入江永县行政或事业单位工作。

黄昊、李道乾在2012年同时成为了县民合肥牛皮癣医院政局的新员工。现在,黄昊是婚姻登记员,李道乾的岗位,在与县民政局同一栋楼的社会救济局。

“黄昊是工人,就是普通工的编制。”曾在2000年至2002年担任县民政局副局长的黎锦秀告诉记者,黄昊大学毕业就在外面工作了,工人是不需要考试的,“县里面可以统一调回来,照顾一下。”

江永县民政局2012年共从外单位调入了三人。除了黄昊、李道乾之外,还有一名张姓女青年。2009年,她通过考试进入江永县文化馆,因扭到腰部难以继续从事艺术工作。县民政局知情人士称,她的亲戚以前是县委组织部的干部。

记者对比民政局一楼公示牌上的多份医疗保险缴费单发现,上述三人进入民政局后最早缴纳医疗保险的时间是2013年。

聂嫔不愿透露自己进入县生态能源局的时间。与她同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称,聂嫔是在2010年前后来的,现在聂嫔“分管办公室”。

记者发现,在2012年4月印发的干部通讯录中,与唐昊一样,此时聂嫔的职务已是“办公室主任”。

同样在进入行政单位一两年内即任办公室主任的,还有县人防办的一名唐姓女生。据悉,她毕业于长沙一所女子高校旅游管理专业,父亲是县人大干部。

记者从上述县领导子女的多位上司处获悉,他们的编制均为事业编制。

内部人士呼吁上级前往“原单位”调查

在原江永县交通局副局长熊国剑看来,县领导为子女安排工作的,远不止网帖举报的6人。

记者注意到,被举报的6人中,有3人的“原单位”来自回龙圩管理区的部门。

多位江永县官员告诉记者,回龙圩管理区原是江永县下辖的回龙圩农场,后来升格为县级单位,因此,有不少干部与江永县关系密切。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被举报人的“原单位”,除了回龙圩管理区,还包括永州市新田县、冷水滩区等地。

包括熊国剑在内的江永县多个单位的负责人表示,江永县并不大,某某县领导子女是怎么长大的、有没有去外地工作,大家心里大多都清楚。

“退一步说,即使这些县领导子女的确通过正常渠道进入外县的单位,那么,为何他们可以轻易地调回江永县?是不是因为他们是县领导子女?”熊国剑说,比如,他有一位亲属在外地一家国企工作,如果想调回江永县行政或事业单位,“比登天还难”。

江永县一位熟悉人事政策的官员告诉记者,在正常的情况下,一家行政或事业单位想招人,必须先将拟增加的指标、理由等内容上报给县编制委员会办公室。随后,县编办与县委常委会、组织部、纪检、财政、人社等部门一起讨论,制定出招考方案并向社会公布。

“目前,江永比较缺的是专业技术类人才,因此许多单位上报的增加编制申请都是这类的。”这位官员说,近年县里也会直接去985、211工程高校招募应届毕业生。

熊国剑感到疑惑,既然程序如此严格,为何依然有年轻人能够在一两年内得以调动?如果此间存在假档案,会有多少部门牵涉其中?

多名被举报官员子女的上司向记者确认,这些官员子女转来的介绍信等材料、手续都是齐全的。另有不少于3位科级干部称,上述县领导子女进入现单位,“是经过县里面开会研究的”。

然而,对于何时、如何进入现单位等问题,多名当事人及父母并不愿意提起。

江永县委某部门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人士表示,此前,曾有调查组进行调查,但是调查限于江永县范围内,所以表面程序都符合规定。如果深究,应该调查其原单位是否合规、是否属实。事实上,这些都可以通过编制、财政、工资等记录发现。

湖南省开展人事和机构编制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

记者注意到,今年7月,湖南省纪委、省委组织部、省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省监察厅等6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印发〈全省干部人事和机构编制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工作方案〉的通知》,提出深入治理违反规定程序乱进人的问题。

“重点治理违反中央、省有关公务员公开招考、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公开招聘、机关和事业单位人员调动等方面政策纪律规定进人的行为;以‘人才引进’等为名,规避机关事业单位进人相关规定和程序,变相违规进人的行为;严肃查纠领导干部配偶子女违规进入公务员队伍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机关(单位)的问题。”通知称。

据三湘风纪网报道,11月11日下午,省干部人事和机构编制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工作协调领导小组召开第二次会议,湖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黄建国强调,干部人事和机构编制领域问题专项治理要攻坚克难、标本兼治。

记者从核心渠道获悉,为响应这次行动,江永县成立了以纪委书记为组长的工作小组,目前,小组的工作重点是整治吃空饷等问题,暂时没有整治违规进人的实际行动。

“其实,工作组的成员中也有被举报违规安排子女工作的。但还没有被证实。”当地多位官员透露。文/卢义杰

记者追访

县纪委:已经成立清查小组

将尽快公布调查结果

昨日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湖南省江永县纪委,江永县纪委称,已经成立了专门调查“江永县6名县领导被举报给子女伪造外地工作档案拿事业编制”的清查小组,正在着手调查举报中的相关情况,并且将尽快公布调查结果。

江永县纪委表示高度重视此事,将彻底清查被举报的相关人员。如果举报的违纪违规情况属实,将严肃处理。但由于这件事情涉及多年的历史,时间跨度比较大,涉及的人员较多,所以调查还需要一定时间。文/实习记者 王小羽

标签:

上级

编制

子女

事业

调查

冰种翡翠价格

膏药贴招商

旅行社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