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煎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但愿普京活得快乐

发布时间:2020-01-08 09:30:56 阅读: 来源:煎药机厂家

1997年至2000年的三年我寄宿在一个小镇的高中,每周只有一天被允许走出校门。校门外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只有冷清的河、民居和农田。自从高二文理分班后,为了对付高考政治卷中的时政题,我们每天傍晚必须集中在教室里看半小时的《新闻联播》。

在一个看《红楼梦》被斥为看黄书、课外活动统统被禁的环境中,《新闻联播》变得有趣。而普京这位刚好在那年的俄罗斯政坛冉冉上升的新星由于极高的出镜率和良好的屏幕造型,成了梦中情人的不二人选。我后来分析,我与普京的这段电视情缘小半要怪中国舆论一向高明的屏幕塑造,大半要归结于我有意识地为自己焦虑空虚的内心寻找一点儿寄托。总之,我成功地为人生中最枯燥的阶段凭空制造了浓情蜜意。普京之于我,和34D罩杯女神之于宅男们,是差不多的意思。

那时的电视机吊在天花板上,每晚由某个坐后排的高个男生负责开关。大约因为我太过专心地与普京空中约会,这男生抛来的媚眼,我一个也没接到。那年代,凡是与前途相悖的都是坏事,譬如早恋。我精神过度紧张,无暇风花雪月,偶尔在去食堂的路上收到我想和你做朋友之类的小字条也立刻揉了扔掉。

千禧年之夜,我在P镇等父母打牌。他们迟迟不能收局,便塞给我钱,叫我打车回S镇的老家看书。出租车上的广播里,两个嘉宾正在讨论叶利钦和普京的交接对中俄关系意味着什么。经过S镇中心广场时,烟花绽放,我和阴郁的外地司机孤独地从人群边驶过。这天,普京出任俄罗斯代总统,据说宣告了俄罗斯政治从此从中庸走向强势。

1999年美国人炸了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对美帝的仇视成了正确的情绪,就像一道有标准答案的高考题。这时敢于和美国叫板的普京显得那么励志。尽管我们都知道普京从列宁格勒大学法律系毕业,经济学副博士,在克格勃工作,但人们的安全感不是来自他的智商,而是他那身肌肉。有了这么表情丰富的肌肉,他不再需要政客的招牌式露齿笑,无需眼泪,也无需慷慨激昂,只需偶然流出几张脱光戏水或露点骑马的照片,为人们提供安慰剂。20世纪末,乱糟糟的俄罗斯需要一个肌肉发达的猛男总统。

来年春天,普京正式成为总统。因为高考试卷已出好,我们无需关注新的政治动向,晚间电视节目终于取消。高考毕业,我终于可以在24寸彩电和晚间半小时外寻找普京。我相信他是注定要成为大英雄的,换个朝代,也许就是恺撒、拿破仑,惟一不足的是,他居然没有和历史伟人一样旺盛的性欲。我希望他有性感热辣的俄罗斯女郎为三妻四妾,让我们这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女粉丝们心痛,可他却偏偏一如既往地守着他的妻子那位曾经的空姐和西班牙语学生,如今的俄罗斯大妈。普京的痴心,显然比花心,更让人心碎。

四年后,我大学毕业成为记者的那年,普京以71%的绝对多数票连任总统。普京时代一片繁荣,只是杂音渐起。有人开始反弹他的铁腕政治,抨击他的新闻审查制度。我开始有一点警惕,现实世界没有恶魔和英雄的二分法,人们喜欢把一个人推向神坛,再质疑他、打倒他,把打倒在地的再捧起来。

早已过了有梦中情人年纪的我,有天吃惊地在新闻里读到,普京已和妻子离婚,将迎娶前奥运艺术体操金牌得主卡巴耶娃。尽管双方否认,但第二年,这位有体操美狐之称的女运动员、如今的国会议员秘密产子,并对孩子父亲的身份讳莫如深。镜头一转,普京和妻子穿着黯淡的棕黄色衣服,坐在略微寒碜的家中接受人口普查。一对平常的中年夫妇,激情已泯,仿似一对最默契的伙伴。你若问我信不信卡巴耶娃那点儿事,我只能说,但愿这是真的。我更关心普京此生是否快乐,远胜过关心俄罗斯GDP和他的道德牌坊能流传几世。

叶利钦的女儿在普京和叶利钦交接十周年时的一篇博客,才让我意识到距离那个孤独的千禧年之夜已十年之遥。她说,普京冷静、克制、人品好,因此赢得叶利钦的信任。最初普京显得十分胆怯,请叶不要辞职,因为他需要时间积累经验。但是爸爸告诉他已经作出了这个决定。我看得出普京为此作了一番挣扎,他意识到整个国家的重任都落到了自己的肩上。

2012年春天,美国的小镇上,我在湖边餐厅一边吃午餐一边准备期末论文,这时前方的电视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俄罗斯大选的新闻。在普京第三次当选总统不久,上万人游行,抗议普京操纵选票,叫他骗子。他们手中嘲讽的标语竟让我有些心痛。我替他辩解,反对党召集一万人也不能说明什么呀,他当选当日还有超过十万的支持者集会祝贺呢。镜头里,当选的普京终于流了泪:感谢那些祝福伟大俄罗斯的人们。我想问你们,我们会胜利吗?我们胜利了!

普京继续抨击美国是世界经济的寄生虫,带着俄罗斯在现代化的道路上狂奔。别问我是普京的霸道还是美国的霸道更讨厌一些,我并无立场。人类学不仅叫我无法认同现代化是民族必需的玩意儿,甚至让我对爱情的理解也越发模糊。只是,但愿普京活得快乐。

兰州拉面加盟

东莞塑胶回收

水下打捞